产业互联网的六大核心观点

浏览次数:2
导语产业互联网时代真的已经来临了,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场变革?什么是产业互联网?产业互联网有哪些模式?为什么说产业互联网不适合自营平台模式的发展?产业互联网的终极模式是什么样的?上海盟创投资创始合伙人卢振斌分享他对产业互联网的观点


什么是产业互联网


产业互联网由政府引导、龙头企业带动、全行业参与的,用互联网科技链接的线上版的协会,其本质是优化行业结构、提升行业效率、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。所以,产业互联网是单个企业做不了的事情,它是基于行业存量整合所产生的聚合效应,是存量上线、存量服务、存量优化和重构所产生的“单点共享,多点协同”的价值。


产业互联网的价值


产业互联网的价值是“凭空”产生的共识的价值。注意是“凭空”产生的。举个例子,十个人坐在一起吃饭,每个人根据自己的生活水平和口味喜好点一个菜,理论上十个人中的每个人都可以尝到十种菜的口味。这种价值是凭空产业的。再举一个例子,我们十个人达成共识到外面找人摔跤,理论上有90%的获胜机率。如果换成一个人单独找人摔跤,获胜的机率大概有50%。这种共识的形成并没有增加成本,也没有提升我们的能力。但是,当我们因为共识聚合在一起的时候,力量就变得无穷大。所以,构建产业互联网一定要形成共识。只靠单独烧钱投入是做不成真正的产业互联网的,而且,烧钱做产业互联网也是没有出路的。有资源及其资源整合能力、具有行业影响力的企业在构建产业互联网上具有优势,可以较快的引导行业形成共识,使产业网平台快速上线,平台可以整合产业的产业数据带动全产业链产生盈利价值。


产业互联网的撮合模式


当前产业互联网模式有撮合、自营和存量服务三种模式。今天重点讲一下撮合模式,我认为线上撮合是个伪命题。To B交易不是简单的商品交易,而是在复杂且个性化的条件下的进行的交易。通过烧钱引流、进行简单的供需对接,很难做成即时线上交易。供需双方经过询报价、送样确认、供应商审核,交易谈判、合同签约等复杂流程,可能半年之后才能形成交易,导致平台机构既拿不到佣金又得不到交易数据,对平台来讲,毫无价值。所以,撮合模式平台最终都会走向自营模式,这时的盈利模式就是赚差价。但是选择自营模式,也就面临着进入交易风险大、数据无法裂变的死循环。


1



产业互联网的自营模式


既然撮合模式产业互联网会向自营模式转变,那么,有人就说了,我要做一个京东式的自营平台。但是我认为,产业互联网很难出现京东式的自营平台。比如说,京东买产品是先收到用户的钱再发货。在向供应商采购时可以谈几个月的帐期,因此平台交易额越大,现金流反而会越充足,甚至有钱去做金融,京东金融就做得很大。B2B和B2C交易有很大的不同,大多数行业的B2B交易90%以上都是帐期,下游客户采购量越大越高频,就会越是要求供应商做帐期结算。中间商向上游采购量越大,反而越需要现金支付。比如说钢贸商向建筑总包方供应钢材一般都要求帐期结算,而钢贸商向上游钢厂进货,一般要求现金结算。所以B2B平台做自营交易很难做大,即使有资金做大了帐期,备货的价格行情波动所带来的风险对平台也是九死一生的危险。所以平台自营是在走钢丝绳,只有精耕细作、“唯利是图”,才能够维持其持续经营。特别要指出的是,烧钱抢客户更是死路一条,一定要慎之又慎。


产业互联网存量服务模式


那么产业互联网适合什么模式呢?我以为产业互联网的正确模式是存量服务模式。中国大多数行业已经进入了产能过剩的存量时代,企业或平台在恶性竞争的市场中想要获取增量订单,将会遇到精准流量获取难、成本高,产业风险大等一系列的问题,不计成本的零和博弈则最终结果是损人100,自伤1000。就像在拥堵的路上车再好也跑不快,速度甚至比不上走路的行人。投入产出不对等的数据无法进行裂变。产业互联网作为行业基础设施,作为优化行业效率的一站式产业服务平台。服务存量才是最大的量,通过聚合存量交易线上化并驱动一站式线上协同,供应链服务平台可产生持续营收和裂变增长的资本价值。因此,产业互联网在战略层面以政府引导、龙头企业抱团的方式整合提升存量交易上限;在战术上构建平台并输出有价值的服务。这将是产业互联网最快捷的发展路径。


2



产业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的区别


产业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之间有什么区别呢?今天我来做下个人解读。我认为工业互联网是解决工厂围墙内企业内部管理部门信任问题、生产协同和人机交互的问题,为企业提升生产效率,是生产力的变革。而产业互联网是解决工厂围墙外产业链上下游交易交付、数据信任和服务协同的问题。为行业提升效率、改善生产关系,进而通过数据和线上服务的协同,推动产生力变革。因此,产业互联网既能改变生产力又能改变生产关系。所以,产业互联网是超越以往任何一个时代前所未有的产业变革,而且是未来十年竞争的红海,并将对中国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。国家十几年来一直在大力推进工业互联网发展,但是这么多年来,投入不小,收效甚微,有的只是形象工程。我个人认为,工业互联网很难通过政策补贴的方式来驱动,而应是企业纯市场化的行为,应该是订单和利润驱动的结果。比如像华为、格力、美的等有品牌、有稳定订单和利润的企业,会根据自身投入进行产业数据测算产生方案,据此进行制造的智能升级改造以提升产能,同时做到提升产品品质、降低成本。而中国大多数的产业都产能过剩,企业处于恶性竞争的唯利状态,没有品牌、产品不标准,订单也朝不保夕,如果再投入资金扩大产能,不仅没有任何实际意义,而且对企业也是一种伤害。假设中国的企业都在政策无差别的补贴下进行工业互联化,那就不是中国产能过剩了,而是全球产能都过剩了。因此,我认为全面实现工业互联化一定是在产业互联网真正发展起来以后,对行业订单进行重新分工分配才会出现。


团结一批人,淘汰一批人,一个智能制造的工厂会聚合成千上百个传统企业订单,真正意义上实现淘汰落后产能,推动供给侧改革。未来的产业终极模式一定是智能制造+平台+用户。所以说现在国家很少出台工业互联网的政策,而产业互联网则上升为国家战略,而且正处于政策的风口。



cache
Processed in 0.012110 Second.